内马尔转会的幕后大佬超级经纪人扎哈维的隐秘人生

0 Comments

  作为世界足坛最具有影响力的经纪人之一,皮哈斯-扎哈维(Pinhas Zahavi)运作了内马尔加盟巴黎圣日耳曼的交易,今年夏天的时候,他希望将处在合同期的拜仁射手莱万带离安联球场。除此之外,以色列人还主导了一些不清不楚的未成年球员交易,最新一期的《明镜周刊》为我们揭秘了扎哈维在足坛的所作所为…….

  今年6月10日下午1点,麦克-巴塞尔(Maik Barthel)坐在维也纳丽兹卡尔顿酒店的大厅里,他正在等待一个被世界上大多数人称为“皮尼”的人。作为波兰前锋长期莱万长期以来最为信任的人,也是他的经纪人,巴塞尔必须要和皮尼谈谈。

  76岁的扎哈维是职业足坛重量级的人物,英国《观察家报》在一次罕见的报道中曾称扎哈维是足坛“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超级经纪人”。但对于巴塞尔来说,扎哈维成为了自己的烦,因为他的顶级客户莱万已经聘请扎哈维为自己服务。以色利人和波兰前锋制定了一个计划,可以预见的是,作为一个冷酷的谈判者,扎哈维想尽一切办法让莱万离开拜仁,尽管波兰人和德甲豪门的合同直到2021年到期。莱万渴望离开拜仁,而皇马是他心仪的目的地。扎哈维将会给拜仁俱乐部施加压力,他是处理这类事件的专家。

  一年之前,扎哈维在内马尔以世界第一的身价加盟巴黎圣日耳曼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尽管巴西前锋在此之前才和巴萨续约至2022年。由于内马尔的解约金为2.22亿欧元,所以这让巴黎圣日耳曼引进巴西人成为可能,只要他们支付这笔费用,那么内马尔将会加盟法国首都俱乐部。

  然而,莱万的合同中并不包含解约金条款,这是扎哈维面临的大问题,他需要巴塞尔和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在维也纳的会面中,扎哈维首次展开了自己的魅力攻势。他安排了一辆车载着自己和巴塞尔前往恩斯特-哈佩尔球场观看了奥地利对阵巴西的世界杯热身赛。内马尔在场上继续展示着自己的魔力,而他的父亲则在包厢内观看儿子的表演。在内马尔转会巴黎圣日耳曼的过程中,他的父亲也得到了数百万欧元的收入,这部分要归功于扎哈维激进的谈判风格。但是,巴塞尔并没有被说服,他称拜仁俱乐部不会被任何球员所“敲诈”,即使是最好的球员。

  在维也纳的会面之后,扎哈维再次和巴塞尔进行了联系,但他的言辞变得更加厚颜。他在短信中无数次批评巴塞尔未能在莱万的合同中设置固定的解约金条款,这包括了2014年波兰前锋从多特加盟拜仁时以及他和拜仁续约时。扎哈维在短信中写道:“莱万过去是将来也会是世界上最好的射手,但他不了解足球产业。我确信现在的情况已经变得不同。”

  巴塞尔回应道:“我的看法却不同。”确实,拜仁绝对不会同意让自己的球员被“买断”。

  扎哈维不断炒作莱万希望离开的新闻,这在德国顶级联赛引发了波澜,但他的公开声明并没有产生效果,掌控拜仁的大佬们并没有和他展开谈判。但扎哈维并没有放弃,他和莱万达成一致在未来展开合作。

  这个花费几周时间激怒拜仁高管的人是何许人也?在过去40年里,扎哈维完善了高收入的足球运动员对抗自己的同事、主教练和俱乐部老板的艺术,当一名球员和俱乐部闹翻的时候,扎哈维会为他们寻找一个新的东家,一个愿意用金钱解决问题的俱乐部。这就是让他成为千万富翁的策略!

  扎哈维知道如何向公众传达信息,在希望将莱万带离拜仁一事中,他在今年5月接受德国《图片报》采访时表示:“莱万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需要做出改变,他需要新的挑战,拜仁高层知道这一点。”这样的消息登上了该报的头版头条,于是莱万希望离开拜仁成为了轰动一时的事件。

  扎哈维入行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位顶级经纪人都要早,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他就运作了第一笔球员交易。他和俄罗斯、阿拉伯世界、中欧那些拥有足球俱乐部的亿万富翁关系密切,这与他获得丰厚佣金的无情手段同样具有传奇色彩。除此之外,他在俱乐部收购、球员交易以及有关未成年球员的交易中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扎哈维所拥有的网络庞大而复杂,而他本人则完全退居幕后,他就像一个幽灵。他是一个拒绝了几乎所有采访请求的人。扎哈维最近一次高调亮相还是发生在12年前,但即使在那个时候,人们也不知道扎哈维赚了多少钱,也不知道他的具体收入渠道。

  揭秘平台《Football Leaks》提供的包含扎哈维短信的文件让我们对这位足坛最有影响力的经纪人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根据披露的文件,扎哈维拥有或者工作的公司通常都位于避税天堂,这包括了直布罗陀、马耳他、塞浦路斯、英属维京群岛以及加勒比海等。另外,他还在卢森堡拥有一家公司。

  为了能够达成交易,扎哈维通常会和其他行业巨头进行合作,这包括了英国和伊朗双国籍的霍拉布钦、葡萄牙经纪人门德斯以及马其顿的法利-拉玛丹尼(Fali Ramadani),后者能过帮助扎哈维进入东南欧的市场。扎哈维本人则活跃在南美和英格兰,他在巴西聘请律师事务所为自己提供法律支持,这些律师事务所有很多工作要做。

  两年前,《明镜周刊》和欧洲调查合作组织(EIC)报道了球员经纪人的肮脏世界。当时,一个很清楚的事实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通过暗中从一些公司获得收入,这些公司有两个共同点,那就是位于避税天堂或者所有权不透明。扎哈维在这个宇宙中显得有些反常,其他经纪人都拥有众多的支持团队,但他通常是在唱独角戏,他是一位典型的“握手交易”的人。但是,一旦被问起关于自己商业行为的那些令他不舒服的问题时,他并不会反对发出赤裸裸的威胁。

  扎哈维动辄数百万欧元的资金转移吸引了欧洲法律和税务当局的兴趣。《Football Leaks》的文件显示,英国皇家税务海关总署(HMRC)税务欺诈和离岸公司部门的一位调查员曾花费了数年时间调查梳理扎哈维和英超俱乐部之间的交易,但尽管这位调查员很有决心也尽职尽责,但扎哈维的非法行为从来没能得到证据的支持。根据文件,调查主要集中于扎哈维1250万镑的个人所得税以及500万镑的公司税收,但这项调查在2017年4月结束,这值得引人注意。正如扎哈维自己所写的那样,他在伦敦生活超过了半年时间。在英格兰对于顶级收入者的个人所得税将会征收45%的税收,通常情况下,他的所有收入来源都需要向英国皇家税务海关总署交税。

  不过,由于英格兰和以色列的双边税收协议,扎哈维无需这样做。他在特拉维夫拥有一套公寓,尽管只是偶尔光顾,但税收协议规定他只需为代表自己重大利益的国家交税。但是,扎哈维的所经营的业务并不在以色列,他的公司基本都在直布罗陀这样的国家。离充满游艇的码头只有几个街区的地方是一家名为Finsbury的信托和服务公司的办公室,这家公司负责为多个公司打头阵。其中一家公司叫做Gol International,另外一家叫做Gol Football,这两家公司都在直布罗陀注册。第三家公司叫做Gol Luxembourg,这个公司之前的注册地就在卢森堡公国。但是,扎哈维称这家公司已经不复存在。扎哈维尽管在足坛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但他喜欢谨慎行事,他甚至将自己的公司网络隐藏在生意伙伴身上。德甲俱乐部不莱梅是扎哈维的一个客户,我们能够从扎哈维和不莱梅的合作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2012年夏天,不莱梅和Gol Luxembourg商谈了一份合同,根据合同不莱梅将会从切尔西租借德布劳内,以扎哈维为代表的Gol Luxembourg公司将会得到30万欧元的服务费,但Gol Luxembourg公司只有两名雇员。

  数月之后,不莱梅拒绝支付第一笔10万欧元的款项,他们想知道是谁得到这笔钱。最终,Finsbury公司进行了介入,他们解释了Gol Luxembourg公司的组织结构并且称扎哈维为公司幕后老板。和扎哈维往常经手的交易一样,不莱梅将款项打给了瑞士了一个账户。扎哈维的公司在瑞士两家重要的银行拥有账户,并且能够用英镑、美元和欧元等重要的货币进行结算。

  扎哈维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交易发生在去年夏天,2017年7月23日,也就是内马尔转会巴黎圣日耳曼的前10天,巴黎圣日耳曼高层得知,扎哈维将作为巴西前锋的第二经纪人出现在谈判桌前。根据扎哈维和巴黎圣日耳曼签署的合同,他将在2022年初得到1070万欧元佣金。如果内马尔能够和巴黎圣日耳曼签约至2023年的线万欧元。

  然而,当涉及到付款的时候,扎哈维和巴黎圣日耳曼没能达成一致。正如扎哈维对不莱梅的做法一样,他建议巴黎圣日耳曼将费用打入自己公司在瑞士的一个账户,但大巴黎在这方面却有所保留。扎哈维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了让步,他突然请求巴黎圣日耳曼将款项打入塞浦路斯的一个公司账户,这家公司也属于他。这家名为格雷贝尔咨询有限公司的企业成立于2014年,注册地在利马索尔。尽管扎哈维向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高层发送了一些该公司的,但对方依然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塞浦路斯是避税天堂而且这家公司的实质令人怀疑,换句话说,他们认为格雷贝尔咨询公司只是一个空壳公司。

  扎哈维对此予以否认,在一封愤怒的邮件中,他批评了巴黎圣日耳曼主管让-克劳德-布兰科(Jean-Claude Blanc)并且称自己发送公司犯下了“大错”。他坚持通过塞浦路斯的公司收取费用,但巴黎圣日耳曼方面态度非常强硬。最终,扎哈维作为个人和巴黎圣日耳曼签署了“体育机构报酬协议”,并将在特拉维夫的住所作为了自己的居住地。他称这笔款项打入了个人账户并且向以色列当局缴纳税收。他感觉自己在这件事上受到了侮辱,他也让巴黎圣日耳曼高层知道了自己的感受。

  扎哈维通常使用两部手机,有时也会使用三部手机。除了信用卡之外,像他这样的经纪人经常往返各大洲,多部手机有助于他们开展业务。但是,这样的话他们的行为不可能被彻底记录。当英国税务稽查员马克-H试图追踪英超俱乐部向扎哈维支付的数百万美元时,他要求曼城俱乐部交出多位球员转会的相关文件。他在邮件中说道:“扎哈维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曼城俱乐部很难找到所有文件,有一次当他们试图找到有关罗比尼奥转会的相关文件时出现了困难,曼城首席财务官回应道:“我们无法得到文件的副本,因为这笔交易发生在阿布扎比财团收购俱乐部的同时。你们应该知道,在这个行业,有一部分比例的转会是通过电话进行的,并且没有被记录在案,这并非罕见。”

  2014年7月,扎哈维在伦敦的律师从门德斯口中听到了同样模糊不清的言论。和扎哈维一样,门德斯也是世界足坛非常具有影响力的经纪人之一,葡萄牙人是C罗这样的球星的经纪人。在此之前,两人曾一起推动了多起重要的转会,这主要发生在波尔图和切尔西之间。

  在电话中,扎哈维的律师希望就税务当局的跟进和门德斯做好准备,他希望得到关于行业实践以及门德斯客户的信息。在他所做的笔记中写道:“足球产业内部基本上每个人都认识扎哈维,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以及和俱乐部主席甚至国家元首的良好关系促成球员的交易。”

  正像曼城的首席财务官一样,门德斯也意识到纸质文件在扎哈维运作球员交易的过程中已经不再重要,尽管以色列人之前曾当过记者。他描述道:“扎哈维的佣金通常是每笔交易结算一次并且是通过电话进行。”

  多年以来,扎哈维一直投身于一种足球产业模式,那就是所谓的第三方所有权(TPO)。这个模式通常的运作方式是这样的,投资者通常会购买A俱乐部一名前途光明的球员的所有权,当这名球员的转会市场价值上涨后,投资者会推动将这名球员出售至B俱乐部。这样的方式让很多俱乐部严重依赖于投资者,这就是为什么国际足联在2015年5月全面禁止了这种模式。

  一些投资者多年以来都接受扎哈维的建议,将资金投入到某些球员的转会权中,一个名为莱斯顿控股有限公司的企业负责运作这些资金。这家公司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在这里他们从海外获得的收入无需缴税,注册于直布罗陀的公司同样如此。这些交易的投资者能够在短期内获得高额回报。另外,这类TPO交易通常伴随着巨额费用,而这些费用通常都被引向避税天堂。

  塞维尔亚边锋马尔科维奇的交易充分说明了TPO的运作模式,他目前属于利物浦俱乐部但被租借至比利时的安德莱赫特。2012年4月,在马尔科维奇年满18岁数周后,莱斯顿控股购买了马尔科维奇100%的转会所有权,这花费了他们700万欧元。仅仅1年之后,马尔科维奇就在2013年6月转会加盟本菲卡。葡超豪门向莱斯顿控股支付了625万欧元,但这只能购买马尔科维奇一半的转会权。

  又是一年之后,马尔科维奇以2500万欧元的身价加盟利物浦,其中1250万欧元归本菲卡所有,另外的1250万欧元则流入了莱斯顿控股。短短两年之内,莱斯顿控股用700万欧元的投资换回了1875万欧元,他们将这笔资金转入加勒比海,因为他们对收入免税。

  国际足联有一个附属机构成为国际足联TMS,这个机构存放所有的国际转会文件。金伯利-莫里斯(Kimberly Morris)是该机构诚信和合规部门的负责人,当时他非常关注这些可疑交易,尽管他抽查的有效性取决于俱乐部的意愿,但俱乐部在这方面的意愿并不明显。

  马尔科维奇转会本菲卡之后,莫里斯产生了怀疑,2014年3月,他给马尔科维奇的老东家贝尔格莱德游击俱乐部的高管写了一封邮件,要求他们简要介绍俱乐部和莱斯顿控股之间的关系。他还要求获得贝尔格莱德游击和莱斯顿控股所签署的合同。俱乐部秘书长想莫里斯递交了文件,但他并不满意。他给该俱乐部写了第二封邮件,这次他希望知道莱斯顿控股和扎哈维之间是否存在联系。另外,他还检查了贝尔格莱德游击是否就马尔科维奇转会和扎哈维达成了单独协议,或者双方签署了一个通用的协议。

  但是,莫里斯的调查也就到此为止。《Football Leaks》现在拥有的文件显示,莫里斯的调查方向是正确的,因为莱斯顿控股起草了另外两份于TPO有关的可疑合同。2012年5月3日,在收购马尔科维奇转会权仅仅几天之后,莱斯顿控股向注册于纽约的Sport & More公司支付了25万欧元,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是塞尔维亚体育经纪人尼古拉-达米亚克(Nikola Damjanac)。显然,他收取了这笔费用,据称是他帮助莱斯顿控股获得了马尔科维奇的转会权。

  有时,想要追踪扎哈维公司的现金流会让人陷入迷惑,尽管和Sport & More公司是合作伙伴,但达米亚克之后要求莱斯顿控股向马耳他一家名为Lian体育的公司支付了25万欧元。扎哈维的一个朋友就职于这家位于巴尔干半岛的公司。

  但这并不是全部,2012年5月3日,达米亚克和莱斯顿控股签署了另外一份合同。这次,他要求莱斯顿控股将200万欧元打入注册于瑞士边境小镇基亚索的Goldline公司账户,支付理由依然是为购买马尔科维奇转会权提供支持。

  通过TPO交易,扎哈维为莱斯顿控股带来了数百美元的收入,他至少介入了一起有关未成年球员的阴暗交易。2013年3月29日,当莱斯顿控股获得达尼洛-潘蒂奇(Danilo Pantic)一半的转会所有权时他只有16岁,和马尔科维奇一样,潘蒂奇也是一名贝尔格莱德游击球员,他和俱乐部的学徒合同直到2015年到期。

  为了获得潘蒂奇的转会权,莱斯顿控股花费了170万欧元,但是这笔资金并没有流向贝尔格莱德游击俱乐部,而是流向了位于加勒比海西印度群岛的尼维斯岛的两家公司,一家名为TXL投资,一家名为SNR控股。但资金并没有就此停止流动,SNR将50万欧元转入了英属维京群岛的Leary投资公司,另外17万欧元则转入了位于中美洲伯利兹城的Guanta Gold公司。莱斯顿控股支付的170万欧元流向了4个公司,这些公司都位于避税天堂。这些公司都没有回答这些资金的用途问题。

  也许就是这种阴暗的交易让不莱梅在2012年春天退出了谈判,当时莱斯顿控股愿意支付700万欧元获得前德国国脚马尔科-马林(Marko Marin)的转会权。起初,不莱梅俱乐部准备介入谈判,但俱乐部最终退出了交易,因为莱斯顿控股拒绝透露位于英属维京群岛公司的股权结构信息以及最终受益人的信息。不莱梅方面告诉EIC称:“我们不能按照自己的合规标准满意地解决这个问题。”

  今年10月8日,EIC请求扎哈维就本文列出的所有交易进行书面回应,仅仅数个小时之后,他就给出了回应。他称自己从没有持有莱斯顿控股的股份,也不是这家公司的受益人。他写道:“在TPO交易还是合法的年代,我曾担任莱斯顿控股的顾问。”他还指出,所有的其他问题都是“不相关的”。

  不过,仅仅一周之后,扎哈维接受了一个代表EIC的以色列记者的采访,这次会面发生在特拉维夫的高档住宅区,扎哈维在这里拥有一套能够面朝大海的公寓。扎哈维穿着百慕大群岛风格的短裤和Polo衫接受了采访并且为记者提供了一杯咖啡,他的儿子吉尔坐在旁边记录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这位超级经纪人称之所以同意这次会面是因为自己担心关于内马尔交易的报道可能会造成“诽谤”,他希望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扎哈维将所有关于内马尔转会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这些文件显示,巴黎圣日耳曼第一笔149万欧元的分期付款并没有流入扎哈维位于避税天堂的任何一家公司,而是进入了他的个人账户。在于巴黎圣日耳曼达成咨询协议之后,扎哈维特意在以色列的Hapoalim银行开立了账户。他还称自己在全球任何地方获得的收入都向以色列当局缴纳了税收。

  在谈话的过程中,扎哈维的语气开始变得咄咄逼人,他甚至用手使劲拍了一下桌子。他说道:“我参与了足坛有史以来最大的转会事件,足坛重大的转会交易中没有一次我没有参与。在国际足坛,我在任何地方都拥有影响力和能量。”

  扎哈维威胁称,如果任何一项报道对自己造成了伤害,他会向EIC提起“有史以来最大的诉讼”。他说道:“我是一个强大的人,我拥有着相当大的能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财联社10月7日电,加拿大央行行长Macklem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央行不希望货币政策紧缩行动造成经济过度冷却。

  财联社10月7日电,韩国央行行长表示,如果通货膨胀率超过5%,韩国央行别无选择将只能上调利率。

  2023款奥德赛正式亮相,配航空座椅,油耗5.9L,果断放弃别克GL8

  国庆假期Mate 50系列仍供不应求 昆仑玻璃版要等1个月:销量有望冲击千万大关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